セツキL. M.

妳還有我(中也x我)

#寫來安慰自己的
#yui(結)是我家兔兔的名字,我愛牠
#真實寫照


        牠死掉了,今天早上還睡意朦朧時硬生生被中也挖了起來「喂!丫頭!快起來!結牠死了!」聽到這句話我睡意全消,趕緊丟開身上的棉被跑到籠子那,這不是真的,牠只是睡著了,牠只是難得發個懶罷了,幾秒的路程我在腦裡不斷告訴自己。「結…牠死了…」我的眼淚撲簌簌的掉下來,牠的身體已經僵硬沒有體溫,不自然的躺姿和半闔的眼在在宣告牠的死亡。

       中也替我處理了牠的屍體,真是窩囊,平時開口閉口都說愛牠,卻連牠的屍體都不敢碰,牠竟然有我一個這麼糟糕的主人,太不幸了。牠來才不到一年,如果是被別人買走的話牠就可以開開心心的活十年以上直到老死,我害死了牠,我這個兇手。前一晚我曾數度醒來,牠不斷的咬牠的水壺發出聲音,我聽到了喔,清清楚楚,但不知怎麼的,偏偏沒去看看牠,抱抱牠,我應該要去的,去陪牠度過最後一段時間,輕輕的撫摸牠柔軟的毛,然後再不厭其煩的跟牠說那已經說爛的三個字“我愛你”想著想著,剛剛停住的淚水又滑了下來,這天,我時不時就掉眼淚,這樣中也會擔心的,我本想透過手機轉移注意力,心情頗差胡亂的抽了一幾把,平時明明非到生無可戀,今天卻抽到了缺好久的那塊碎片,不信邪的去試別的遊戲,結果抽到稀有服裝,我又哭了,這是結給我的禮物嗎?

        之後我突然就脫非入歐,抽了好幾張ssr,但看到時除了開心也感到難過。「中也,我寧願再非個十年,寧願非到結慢慢老死,我不要稀有卡片和服裝,我只要牠回來」如果賣掉那些能換回結,我會毫不猶豫的點下售出「丫頭,我知道很難,但妳要放下牠才能去更好的地方」「中也,牠恨我吧?牠應該要恨我的,因為我沒有照顧好牠牠才會死」「結一定也是愛妳的,因為妳是那麼的愛牠啊!牠就只聽妳的話啊!」「不對,牠該恨我的,對不起,對不起,我那晚應該去看看你的,對不起我那天沒有再多說幾次我愛你……」因為我以為明天還有機會。我撲到中也懷裡放聲大哭,中也溫暖的大手撫摸著我的背脊「傻丫頭,妳還有我,我沒那麼脆弱,不管怎樣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的」我攥緊了他的襯衫,用著哽咽的聲音問「真的?」他輕柔的順著我的髮絲,輕輕的回應「當然」永遠都會在妳身邊的,我發誓。

——END——

Yui, 我好想你

關於《獻祭》的車,占tag十分抱歉

雖然只有3個小天使留言,但我還是要說一下,車這週是不會開了,今早發現我的兔子死掉了,我沒任何心情開車,不好意思我現在非常非常的難過,非常抱歉

獻祭

中秋節就是烤🍖,吃🍖啦!!!!!
祭品paro, 女裝旗袍play (看到遊戲醫生的旗袍第一個想法是我想看中也穿((劃掉

「祭品不見了!山神大人的祭品不見了!!!!!」、「到處都找不到!!!!!」、「會引發神怒的!!!!!」這座村莊的人極度崇拜山神。甚至到了每年都會獻祭美麗的少女給山神的地步「肅靜!」村裡主司祭祀事宜的祭司喊到「時辰已到,既然找不到祭品就找個替代品吧!」這就是中也現在被迫穿著鮮紅色旗袍,頭上插著根象徵祭品的髮簪坐在轎子裡的原因,雖然大家表面上都說被選上當祭品是光榮的事,但實際上跟本沒人想被丟在深山裡服侍那真人不露相的山神,這時在村裡無依無靠長的甚至還美過村裡任何一個女孩的中原中也就遭殃了,獻祭一個男人給山神什麼的,還真是史無前例啊,遭天譴也是有可能的呢,想到之前村裡人對他的所作所為,中也冷哼一聲,全村人給自己陪葬感覺也不差。正在中原中也胡思亂想時轎子已經停了下來,他聽到周圍匆促逃離的腳步聲,再次在心裡嘲笑了那些人一番,然後慢悠悠的下了轎子,開始四處閒晃,高跟鞋磨的他腳疼,於是他又折回原地坐在轎子裡打盹。

不知過了多久,待中原中也醒來時天上已經浸染了深沉的藍,圓圓的月亮散發著柔和的光芒。他現在身處在一張大床上,純白的幔帳隨風而飄,擋住了他的視野,只能隱隱約約看到一道身影逐漸靠近,他握住了藏在大腿的短刀,在床帳被掀開的那一刻攻過去,卻被對方握住手腕帶到懷裡「哎呀哎呀~這次的祭品可真兇呢」太宰的狐耳抖了抖,身後輕輕搖晃的九條尾巴和彎彎的鳶色眸子透露出他此時的愉悅。「放開我!我才不是祭品!我是男的!」「喔?」太宰輕輕摘下了中也頭上的髮簪,玩味的問:「那這是什麼?不會是你偷來的吧?」「怎麼可能!」「那你就是祭品了呢,中也」中也聽到驚訝的停止掙扎「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中也忘了我嗎?我這十年來都一直想著中也呢,為了讓中也被送到這來還動了點手腳,真令人傷心啊!」中也突然想到了什麼遮住了太宰的右眼,不確定的喊出聲「太宰?」「想起來了嗎?我依照約定來接你了喔,我的新娘」中也面紅耳赤的反駁「什,什麼新娘!那是你拐我的!」那年的中也才8歲,也沒有人會教他什麼知識,當時的他唯一的朋友便是在這座山上遇見的,一個右眼和上半身纏著繃帶的小孩。他們會一起在山裡跑,一起聊天,雖然通常是中也單方面訴苦,太宰並不太提自己的事,但對中也來說這也無妨。有一天太宰跟他說「中也在村裡那麼辛苦,那要不要乾脆離開那裡來當我的新娘?」中也並不懂那意味著什麼「新娘?」「就是能一直一直跟我待在一起的人,而且我會保護你,再也不會有人能傷害你」中也似懂非懂的回答「嗯,好啊,我要一直一直跟太宰待在一起」。想到當時的自己中也簡直想挖個洞把自己埋了,蠢到極點,後來太宰承諾當他滿18歲就會來接他,一聲不吭的消失了,再也沒有下落。「但中也答應了喔,中也不是會食言的人吧?」太宰仍掉中也的短刀,把人放倒在床上欺身壓了上去「你要做什麼!」「做什麼?這可是我們的新婚之夜呢!中也不會到現在還不懂這些吧?」

太宰從小腿往上撫,感受著中也細嫩的肌膚,低頭在他的大腿內側落下點點紅痕「嗯……」聽到自己竟發出如此羞恥的聲音,中也死死的咬住下唇。太宰見狀吻住了他的嘴,靈活的舌撬開緊閉的唇瓣,與中也的丁香小舌共舞,漫長的熱吻逼出了中也的生理淚水,仿若星空在水中的倒影,美的令人窒息。放過中也紅腫的唇,太宰調笑道「叫出來嘛~中也~反正你已經被我弄的那麼糟糕了~」旗袍下擺被撩起,身下風光一覽無遺,衣襟大敞露出了被夜晚的涼風刺激的挺立的紅果,因為缺氧而通紅的臉龐與從微張的嘴角留下的晶瑩唾液,四個字,秀色可餐。

滿1000!!!!!!沒想到我也有這一天(邊緣人爆哭😭
有人想點文嗎?乙女也可以,私心tag雙黑相關

反轉(禁慾A宰x撩人O中)

#感謝佐藤太太授權

走微博:
https://m.weibo.cn/6064185659/4279606993592670

月夜

#本來寫得應該更長更好的但是手機自動刪掉了QWQ @


清澈的歌聲伴著潮水聲悠悠響起,橘紅色的美麗尾巴因為月光的映照閃閃發亮,跟著節奏在水面下輕輕的晃動,太宰治躲在礁石後面看著這如夢般的景象,棕色的眼裡是獵人找到獵物的喜悅。

所有的海上男兒都夢想著能與一條美麗的人魚來一場超越種族的浪漫戀愛,當然前提是這條人魚是母的。太宰治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讓自己一見鍾情的人魚,之前不是只看到那纖瘦的背影就是浮在海面上的腦袋,現在在眼前的他有薄薄一層勻稱而不誇張的肌肉,美麗的臉龐鑲嵌了兩顆藍寶石,顏色如大海般深沉,令人想沈溺其中,似乎感受到灼熱的視線他迅速潛入海底消失無蹤了。

他們的船長戀愛了,究竟是怎樣的美人抓住了浪子的心呢?這是現在武偵號上水手們的熱門話題。要知道太宰治憑著俊俏的臉蛋和那張懂得討女人歡心的嘴成為海上著名的花花公子,換女伴的速度之快,沒有人能撐過一個月,但即使如此女人們總是幻想自己也許就是那個例外,爭先恐後的湧上來,跟見了糖的螞蟻一樣。此時的太宰治正坐在船長室,手上拿著一杯紅酒搖晃著,思考如何追求他的小美人魚,據他觀察,橫濱島附近的海域應該是它的活動範圍,然後每逢滿月它會到往常的那快礁石上邊整理鱗片邊唱著古老的旋律,而今晚,正好是滿月,太宰治露出勢在必得的笑容,將酒液一飲而盡。

正準備到老地方整理自己的中原中也遠遠看到有人漂浮在海水中,也不管這是不是陷阱就衝過去把人拖上岸,仔細看才發現是之前不小心看到自己的人類。「這個人類長的真好看……」他的手撫上太宰的臉頰,著迷的喃喃自語。「謝謝稱讚~」太宰抓住中也趁自己昏迷吃豆腐的手把人拉到懷裡,手搭上對方的腰「是你救了我嗎?」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中也的臉頰燒了起來,用力推開太宰的懷抱直接回海裡去了。太宰把手張開又握緊,回憶著中也肌膚的觸感,痴痴的笑了。嘛,與小人魚的再會不算壞。

「太宰治!你又入水!那麼愛水你給我去當一條青花魚啊!當什麼海盜!」這是中也第N次打撈太宰,他覺得自己真偉大竟然拯救了一條性命無數次。「欸~我才不要跟中也一樣身上充滿魚腥味~」中也愣了一下,隨即聞了聞自己的手臂「騙你的~」「太宰治你!」中也抬手就要給眼前的人一記暴栗,卻被太宰順勢拉到懷裡,中也看見那雙棕色的桃花眼裡盡是自己的倒影「中也的身上有海的氣息,是最令海盜安心的味道喔!也是我最最喜歡的味道。」中也的臉頰微紅,推拒著想要離開這快要害自己沉淪的臂彎,但太宰緊緊錮住了他勁瘦的腰肢「說的你喜歡我似的……」「我是喜歡你呀!之前不管怎麼明示暗示都沒用,中也這麼遲鈍我只好挑明了」太宰故作委屈的蹶起嘴,用眼神示意中也回覆他的告白「我,我也喜歡你啦!不然你以為我那麼閒到處救投海的人啊!因為是你才救的!」說完中也就把整張臉埋入了太宰胸膛,太宰笑彎了眼,摟緊了懷中的人兒,天上的滿月為他們撒下祝福的光暈。

蘋果糖

#抽到浴衣中開心♥
#那個很甜很甜的葡萄酒我真的有喝過

「太宰治,你是不是忘了什麼?嗯?」中原中也微(暴)笑(怒)的抓住太宰的肩膀,正在勾搭小姐姐的太宰聽到熟悉的聲音乾笑了幾聲「啊,中也啊,你真早,咱們不是約八點嗎?」中也怒極反笑「我說我親愛的青花魚,你是跟金魚混種嗎?三秒記憶?約的七點你怎麼有辦法延後一小時?原來跟我“約會”這件事在你心裡一點都不重要啊!」本來跟太宰談笑風生的女孩聽到特別加重的“約會”二字,奇怪的看了他們倆一眼後就尷尬的跑走了。「啊……美麗的小姐妳誤會了!我跟蛞蝓什麼都沒……」但來不及聽他解釋那個女孩已經跑遠了。

「中也,說不定剛剛那個小姐願意跟我殉情呢!都是你壞了我的好事……」「啊?既然那麼想要找女人約我出來幹嘛?追你的小姐去我自己去逛!」說完中也頭也不回的走進擁擠的人海中。

「等等我啦,中也!別生氣嘛~我錯了行不行?」太宰抓住中也纖細的手腕,在人群裡找嬌小的他真不容易「太宰治,你以後跟我出來不準去搭訕女人,答應我就原諒你」太宰一雙桃花眼笑的彎彎的「好,我答應你,這個給你,別氣了?」他從懷中拿出一隻鮮紅的蘋果糖,中也嗜甜他是之前偷喝了他的一支葡萄酒才知道的,甜的他都想連灌十杯黑咖啡了「哼,算你識相」中也搶過蘋果糖開始吃起來,太宰的手順勢下滑將中也戴著手套的手扣在手心「放開我,會有魚腥味」「中也那麼矮走散很麻煩的~」「青花魚你想被揍嗎?!」雖然嘴上不饒人,但中也並沒有甩開他的手。

絢爛的煙火在空中綻放,一朵又一朵,燃燒著自己留下最美好的一面給所有守望他的人「中也啊,人生也許就跟煙火一樣短暫吧,有些事或有些話可能下一秒就再也沒機會表達了」太宰直直望進中也如夜空般深沉的眼眸「我喜歡你喔中也」中也的臉逐漸發紅,變得和蘋果糖的糖衣一樣誘人,中也支支吾吾半天,好不容易擠出我也是這三個字,太宰就吻了上去,嗯,蘋果糖的味道,是有生以來最甜最甜的蘋果糖。

藍色妖姬

#甜餅

藍色妖姬的傳情花語:暗戀你,卻又開不了口

第一天——美麗的藍玫瑰,妖艷非常的讓人移不開視線,甘願被擄獲。但我們親愛的幹部大人此時卻緊皺眉頭,思考這是哪個奇葩的追求者竟然送他一個大男人玫瑰花?「要送也不送酒,都不打聽下,雖然是滿漂亮的……」抱怨歸抱怨,他還是小心翼翼的把這朵花插到花瓶裡。

第二天——打開大門發現又有兩朵一樣的花躺在門口,中也嘖了一聲把花插到昨天的花瓶裡,「真是的……送什麼花啊,有本事直接站在我面前說喜歡啊!」他沒注意到在通往公寓電梯轉角隨風飄盪的沙色衣角。

第三天——辦公桌上放了三朵玫瑰,中原中也極度煩躁「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底是誰啊!!!!!!!」但他結束工作後還是把花帶回家了,不小心聽到中也的怒吼又看見拿著花的中也的手下們紛紛討論著究竟這位給自家幹部送花的神秘人是誰。

第四天——一大早就被電鈴吵醒的中也帶著滿滿的起床氣準備去把干擾他美夢的傢伙打到再也沒辦法按到自家電鈴。一開門卻看到自己從前的搭檔捧著一束花,滿天星加上十二朵藍玫瑰,他整個人都懵了。當機個5秒理清整件事的中原中也爆炸了「太宰治!!!!!你在武偵太閒嗎?!不要總是給我搞惡作劇啊啊啊啊啊」「啊啊~誰說我在惡作劇了?中也真是一點都不浪漫,想必也沒有去查花語吧?那就由我來告訴你這束花的意義吧~」太宰治勾起中也的下巴,低頭吻上柔軟的唇辦,接著靠在中也的耳邊低喃「我喜歡你,中也。這束花的意思是:哦,我的玫瑰戀人,我要挑逗你、引誘你、寵愛你、慫恿你!我要你做我的藍色精靈,對全世界揚起驕傲的唇角,在愛的天空中飛翔。」中也的耳朵紅的要滴血,他掰過太宰的臉,與玫瑰同樣令人沉淪的藍眸裡盛滿羞憤和不易察覺的欣喜,直接用吻回應了太宰的告白。

@楚猫 之前留言的小天使ˊˇˋ

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刀)

        當太宰接到消息趕到現場時中也已經快要到達極限了,為了殲滅難對付的敵方組織他使用了污濁,前兩次都是太宰治在場所以沒出什麼意外,但這次因為沒有事前通知,太宰遲遲才接到消息,雖然命是保住了,但……「很遺憾,他的身體損傷太大,醒過來的機率不到……1%」醫生說。看著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滿了管子的人兒,一滴淚悄悄的從太宰臉頰滑落。「森先生,請允許我帶中也走。」太宰語氣誠懇,但眼神卻黯淡無光,心裡是滿滿的自責,如果我再早一點,中也他也許就……森鷗外嘆了口氣,中也會這樣他也有錯,他不該只讓中也一個人完成那麼困難的任務「你帶他走吧,太宰君,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們做的了。」「非常感謝您」太宰深深的鞠了躬。
回到準備要與中也同居的公寓,他本想今晚跟中也告白,然後帶他回家,家裡所有的東西都是太宰精心挑選的,還買了個大大的酒櫃給中也放他心愛的紅酒,他甚至在腦裡描繪了小矮子看到時藏不住的欣喜表情,宛如被陽光照射的大海般閃閃發亮的眼睛,但現在……他吻上懷中人緊閉的眼簾,中也,高傲如你一定不會想靠機器苟且偷生吧!沒關係,我會讓你解脫的,而且這次我會待在你身邊,不會再離開了。
太宰把中也放到了柔軟的雙人床上,將點滴換成安樂死的藥物,再將另一個相同內容物的點滴插入自己體內,他爬上床握住中也的手,十指緊扣。「吶,中也還記得嗎?……」太宰一一述說著往事,從第一次的見面到最近的復活之夜,說了好多好多。「中也啊,我現在覺得之前那麼多次自殺未遂,可能就是為了這一刻吧!」他越來越睏了「我愛你,中也」他轉過頭凝視愛人,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在閉上眼睛前,他看到中也的眼角有一顆晶瑩的淚珠。

狐狸娶親

#竹馬梗永遠不膩

「中~也~」太宰治笑咪咪的向中也打招呼,完全沒有讓人等了半個小時的自覺。「太!宰!治!你讓老子等了半個小時!就算是裝也好給我有點歉意啊!!!」天知道在這熙熙攘穰成雙成對逛祭典的人潮中自己一個人乾站著他有多尷尬啊!「抱歉抱歉,剛剛有可愛的小姐來跟我說話嘛~怎麼能拒絕少女的示好呢~而且說不定有人會願意跟我殉情呢!」太宰治道歉的毫無誠意「你啊!竟然到現在都還沒死!我可是親眼看你從五層樓跳下去,竟然只有骨折!我都懷疑你是不是人類了。」鳶色的眼閃過一道銳利的光。「討厭啦~如果我死了誰來陪中也逛夏日季?還是說中也有對象了?!嗚哇~小矮子女朋友是不是跟你一樣高?」講到身高中也整個人都不好了「女朋友什麼的不需要!我一個人逛也行!你最好趕快去死!」說完快步往前走去。「等等我呀中也~」太宰趕緊跟上握住了中也的手「這樣就不會走丟了,畢竟中也這麼小隻走丟很難找呢~」「你這傢伙……!」吵歸吵,中也並沒有甩開他的手。他們緩慢的走著,這裡吃吃,那裡玩玩,還撈了條小金魚。煙火快開始了,太宰笑著跟中也說「走,我帶你去個好地方,那裡煙火非常漂亮喔!」他們離開人群,離開聚集看煙火的人的空地,步入了森林中,中也越發不安,連夜空都被茂密的樹木遮擋,煙火什麼的怎麼可能看的到「喂,太宰!你要帶我去哪裡?」「再等等,快到了」接著出現在眼前的是長長的階梯和一座座鳥居,太宰鬆開手,認真的轉頭望著中也湛藍的眼眸,顯現了他的狐耳和九條狐尾「中也,如果我跟你說,我之所以死不了是因為我是妖怪,你會相信我嗎?而且我喜歡你,你會,害怕我嗎?」最後幾個字帶著哀求的意味,中也,不要厭惡我。中也僵住了,他知道太宰有點古怪,一直以來只在晚上出現,要不是他有體溫中也就會覺得他是鬼魂了,雖然很震驚,但他並不會因此感到恐懼,從小相處到大他知道太宰不會害他,真正令他當機的是“我喜歡你”這四個字「太宰,我…我…我也喜歡你啊笨蛋!話說喜歡我竟然還跑去泡妞你想死嗎?!」太宰聞言立刻笑了起來,媚人的桃花眼裡是藏不住的喜悅「中也,我再也不會了,所以,成為我的新娘吧。」
        天空下起綿綿細雨,卻依舊晴朗沒有半點烏雲,村子裡的老人家都說,看哪,這是狐狸在迎娶他的新娘。太宰和中也緊握著對方的手一步步的走上臺階,在最頂端的神社許下一生的誓言。
        隔天早晨,中也在自己房裡醒來,一切虛幻的像一場美好的夢,直到他看到枕邊的那袋金魚。這一切都是真的,他嫁給了太宰,他們在神明與煙火的祝福下接吻,他們互許了終身。但……他怎麼在這?太宰呢?「太宰!你在哪裡太宰?!」「我在這裡喔,中也。」太宰站在房門口,笑的溫柔。「太宰!」中也衝上去緊緊的抱住他,生怕一不注意對方就突然消失了。「中也,你真的確定嗎?選擇我就要拋棄你原來的生活,而我會將一半的妖力傳給你,你將跟我一起在這腐敗的世界活上千年萬年。」中也抬起埋在他懷裡的腦袋,笑的張狂「這不是有你嗎?有什麼好怕的!有你就夠了,就算所有的一切都充滿污濁,只要有你,我就能笑著活下去。」太宰低下頭「我也是」隨後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