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M.

這個陰陽師有點不一樣3

日子一久,寮裡的式神也越來越多了,還不時抽到重複的,每次我都會把他們變回小紙人再給本尊吃技能,被吃掉很痛吧?小紙人沒有五感,應該能讓他們沒痛苦的離開,但願他們能去需要他們的地方。「阿媽...」吸血姬把我的意識拉了回來,我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問:「怎麼了?還有,我不是說直接喊我靈寂就好嗎?」她點了點頭:「那,靈寂,我聽別的式神說妳在他們來時都給了他們一個擁抱,為什麼妳沒抱我?妳討厭我嗎?」我愣了一下,然後直視她的眼睛:「不,我不討厭妳,絕對!我家小公主怎麼可能被討厭呢?」「那為什麼...」「妳記得嗎?妳的傳記裡有提到妳被一個女人抱住然後變成妖怪,我也是吸血鬼,我怕會讓妳想起那些痛苦的回憶,抱歉,是我們一族害妳失去了家人」我的頭低了下來,突然,吸血姬撲進我的懷裡:「靈寂妳不用和我道歉,害我變成吸血鬼又不是妳,妳對我很好,對大家都很好,所以不要自責」我輕輕的抱住她:「謝謝」之後又突然想到什麼「小公主妳雖然跟其他人一樣能吃普通食物,但還是需要血的吧!畢竟那才是我們主食,跟我來吧」我領著她走進房間,打開一個抽屜,裡面放滿了血袋,我拿起一包剪了個小口又插了吸管,「給妳,以後想喝血就隨時來拿沒關係,我有特殊管道能弄到,我沒有傷害別人喔!放心喝吧!」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手上的血袋,吸了一口,她的眼睛瞬間閃閃發亮,咬著吸管不放,直到喝完,「飽了嗎?我們出去跟其他人玩好不好?」我牽起她的手,慢慢走到院子去。那裡十分熱鬧,山兔和孟婆在賽跑,神樂和一幫女式神在聊天,晴明奮筆疾書,不知道在寫什麼,妖狐在勾搭正在和狗狗玩的跳妹,結果吃了一記棺擊,我忍不住笑出來,結果被妖狐瞪了一下,唉!崽長大了,會瞪我了。
#陰陽師#吸血姬#妖狐

這個陰陽師有點不一樣1

#OOC 雷者慎入 #陰陽師人設:吸血鬼,武器有短刀和太刀 我是陰陽師,但跟大多的陰陽師都不一樣,我是吸血鬼,不過什麼十字架、大蒜、陽光等...都對我沒影響,那些只能用來對付最低層的吸血鬼,堂堂一個高級吸血鬼可沒那麼脆弱,更何況我是《獨行者》,簡單來說就是離開族群獨自生活,大部分的生命都是群居動物,離開了族群就代表你將隨時曝露在危險之中,沒人會幫助你,想活下去就只能靠自己。嚴峻的環境造就強者,這讓我比同階級的族人更強大,會的也更多,但我卻完全沒想到我會因此當上陰陽師。 我的第一個式神是雪女,應該說每個人的第一個式神都是雪女,記得當初把她召喚出來時,我馬上走過去給了她一個擁抱,她僵在原地,之後突然流下淚來,她跟我說:「妳真是個奇怪的陰陽師,不過,謝謝,謝謝妳給我溫暖」之後我領著她走出召喚室,小白的旁邊站了四個人,分別是晴明、神樂、比丘尼還有博雅,每個寮裡一定都會有這四人,我向他們自我介紹,並詢問他們能不能直接叫他們的名字,他們同意了。突然博雅問我:「要不要切搓一下?我能感覺的到妳一定不是泛泛之輩」「你要和我比什麼?先說我不會射箭,不過倒有點興趣,這樣吧!給我一個月,你要負責教我,一個月後我們再來較量較量如何?」他一口答應了,神樂看著自家的戰鬥狂哥哥,無奈的說:「別太過分,傷了人家」不知道會是誰傷到誰呢?。比丘尼笑了笑:「啊啦啊啦,好像很有趣呢~我來當裁判吧~」「好,那就這麼定了,我帶雪女去打探索升等,天黑前回來」晴明皺了皺眉:「等一下,妳沒有御靈吧,需要我讓我的龍跟妳去嗎?」「放心,不礙事」說完就走出寮了
#陰陽師

櫻吹雪(小甜餅

「今年的櫻花也開的很漂亮呢...」三日月宗近坐在庭院裡悠閒的喝著茶,帶月的眼眸溫柔的望著樹齡已經不知道有幾百年的櫻花樹,思緒回到了遙遠的過去...「嘿!嚇到了嗎?」從樹上突然落下的白色身影,臉上帶著調皮的笑容,金色的眼閃啊閃,就像討到糖吃的孩子。「很可惜,沒有呢。」用袖子掩住嘴角,三日月慢條斯理的回答。「真無趣...」他撇了撇嘴。「呵呵...你真有趣,你叫什麼名字?」「我叫鶴丸國永」三日月正要開口,卻硬生生的被打斷了「你不用自我介紹,你是三日月宗近,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了。天下五劍中最美的刀,果真名不虛傳啊...」櫻花漫天飛舞,有一片恰巧落在了鶴丸國永頭上,三日月伸手輕輕的捻了下來,「但我覺得在櫻花中如雪一般純白的你,才是最美的」鶴丸國永聽了一愣,臉頰逐漸變的通紅,結結巴巴的說「才...才沒有呢!」
真可愛啊!三日月宗近不禁笑了出來。「三日月你在想什麼?笑的那麼開心」不知何時,鶴丸坐在了三日月宗近的旁邊,他放下茶杯,握住了心愛的人的手「在想我們第一次見面的事」鶴丸的臉唰的一下紅了起來,真的是...非常可愛啊!他輕輕捧起對方的臉,像對待珍貴的寶物一樣,烙下一吻【END 】

本人第一次寫文,希望大家喜歡,至於吻在臉上哪裡,請自行想像(。・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