セツキL. M.

這個陰陽師有點不一樣3

日子一久,寮裡的式神也越來越多了,還不時抽到重複的,每次我都會把他們變回小紙人再給本尊吃技能,被吃掉很痛吧?小紙人沒有五感,應該能讓他們沒痛苦的離開,但願他們能去需要他們的地方。「阿媽...」吸血姬把我的意識拉了回來,我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問:「怎麼了?還有,我不是說直接喊我靈寂就好嗎?」她點了點頭:「那,靈寂,我聽別的式神說妳在他們來時都給了他們一個擁抱,為什麼妳沒抱我?妳討厭我嗎?」我愣了一下,然後直視她的眼睛:「不,我不討厭妳,絕對!我家小公主怎麼可能被討厭呢?」「那為什麼...」「妳記得嗎?妳的傳記裡有提到妳被一個女人抱住然後變成妖怪,我也是吸血鬼,我怕會讓妳想起那些痛苦的回憶,抱歉,是我們一族害妳失去了家人」我的頭低了下來,突然,吸血姬撲進我的懷裡:「靈寂妳不用和我道歉,害我變成吸血鬼又不是妳,妳對我很好,對大家都很好,所以不要自責」我輕輕的抱住她:「謝謝」之後又突然想到什麼「小公主妳雖然跟其他人一樣能吃普通食物,但還是需要血的吧!畢竟那才是我們主食,跟我來吧」我領著她走進房間,打開一個抽屜,裡面放滿了血袋,我拿起一包剪了個小口又插了吸管,「給妳,以後想喝血就隨時來拿沒關係,我有特殊管道能弄到,我沒有傷害別人喔!放心喝吧!」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手上的血袋,吸了一口,她的眼睛瞬間閃閃發亮,咬著吸管不放,直到喝完,「飽了嗎?我們出去跟其他人玩好不好?」我牽起她的手,慢慢走到院子去。那裡十分熱鬧,山兔和孟婆在賽跑,神樂和一幫女式神在聊天,晴明奮筆疾書,不知道在寫什麼,妖狐在勾搭正在和狗狗玩的跳妹,結果吃了一記棺擊,我忍不住笑出來,結果被妖狐瞪了一下,唉!崽長大了,會瞪我了。
#陰陽師#吸血姬#妖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