セツキL. M.

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刀)

        當太宰接到消息趕到現場時中也已經快要到達極限了,為了殲滅難對付的敵方組織他使用了污濁,前兩次都是太宰治在場所以沒出什麼意外,但這次因為沒有事前通知,太宰遲遲才接到消息,雖然命是保住了,但……「很遺憾,他的身體損傷太大,醒過來的機率不到……1%」醫生說。看著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滿了管子的人兒,一滴淚悄悄的從太宰臉頰滑落。「森先生,請允許我帶中也走。」太宰語氣誠懇,但眼神卻黯淡無光,心裡是滿滿的自責,如果我再早一點,中也他也許就……森鷗外嘆了口氣,中也會這樣他也有錯,他不該只讓中也一個人完成那麼困難的任務「你帶他走吧,太宰君,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們做的了。」「非常感謝您」太宰深深的鞠了躬。
回到準備要與中也同居的公寓,他本想今晚跟中也告白,然後帶他回家,家裡所有的東西都是太宰精心挑選的,還買了個大大的酒櫃給中也放他心愛的紅酒,他甚至在腦裡描繪了小矮子看到時藏不住的欣喜表情,宛如被陽光照射的大海般閃閃發亮的眼睛,但現在……他吻上懷中人緊閉的眼簾,中也,高傲如你一定不會想靠機器苟且偷生吧!沒關係,我會讓你解脫的,而且這次我會待在你身邊,不會再離開了。
太宰把中也放到了柔軟的雙人床上,將點滴換成安樂死的藥物,再將另一個相同內容物的點滴插入自己體內,他爬上床握住中也的手,十指緊扣。「吶,中也還記得嗎?……」太宰一一述說著往事,從第一次的見面到最近的復活之夜,說了好多好多。「中也啊,我現在覺得之前那麼多次自殺未遂,可能就是為了這一刻吧!」他越來越睏了「我愛你,中也」他轉過頭凝視愛人,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在閉上眼睛前,他看到中也的眼角有一顆晶瑩的淚珠。

评论(2)

热度(18)